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女性文学 >> 女性散文 >> 有种离去,在所难免
  • 有种离去,在所难免
  • 来源:原创 作者: 花沙 日期:2012/12/5 阅读:1469 次 【 】 B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她问,知道什么是虚无吗?他说,虚无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你,随时都会离去。

                                                      ----题记

                                                  

       北方,在她的印象中不仅仅是一座城。那里有记忆中的时光,连同一些潮湿的影像,一直存活在她的梦境中。
      不记得有多少次了,她总是会重复地梦见那个北方的城市。高耸的红墙,落英缤纷的街道,通向不知名的远方。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泪痕阑干之后的辛酸,带着一点轻微的苦涩,却又是这般的不舍与无奈。
      她莫名地爱上了这座北方的城市。她感觉就像是爱上了陌生的自己,隐忍、自虐、孤独。这种迷恋是一种毒药,悄无声息地蔓延了她的脑细胞。
      噢。难道是前世轮回的翻转吗?她相信一定是的。她一直坚信一些似有非有的虚无。人生是什么呢?不过就是握在掌心里的空气,终究只是一场虚无。
      她问,知道什么是虚无吗?
      他说,虚无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你,随时都会离去。
      她笑。在一片潮湿的阴影里,一种荒凉的笑容,无法挽回地流失在冰冷的空气中。
      他看着她。她的容貌依旧年轻,心却苍老的不成形。
      他的眼睛里突然长满了疼痛的荆棘。他紧紧地拥她入怀。她在他的臂弯里微笑,脸上瑟缩的皮肤舒展开来,像一朵憔悴的雏菊。
      她说,我还不想和你说再见,可是我们应该告别了。
      他在她的颈边轻轻颔首。有一种东西总是比绝望更令人沉沦。他说,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并不属于这个城市,更不属于我,你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你只属于天堂。你是一片从天堂飘落下来的落叶。他说。人间不会是你的久留之地,只有毁灭才是你的归宿。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只有三天。然后,她离开了他的城市。像一条鱼,游向了茫茫的大海。没有爱情。孤独像疯狂滋长的野草,蜿蜒而上,隔住他和她的距离。他独自站在那里,泪流满面。
      人生最痛的情事,不是爱到两两相散;而是来不及相爱,就已是陌路。
      她坚持不让他相送。她淡淡地说,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看着我离开的眼睛。
      他顺从地点点头。他知道她的无法挽留。
      那一夜,空旷的街道上回旋着阵阵冷风。他一个人坐在商店外的台阶上,一支一支地抽烟。以前看《白发魔女传》的时候,他总是不明白练霓裳为何会一夜白头,但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自己30岁的心已一夜苍老。
      清晨时分,他掐灭最后一根烟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想象着她也许已经回到了那个细雨纷飞的南方。露珠晶莹地悬挂在他的睫毛上,仿佛泪水。
      有些人的相遇是浮萍,如水一逝,了无痕迹;而有些人的相遇却是流星,瞬间错误地交会,徒生一场凄凉。
      他默默地站在那里,想着与她的三天三夜,心就突地疼痛起来。
      
      她叫末末。他是从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中发现她的。那天,他陪同客户去酒吧喝酒。她站在几个女人中间,她的身材娇小,并不十分突出。但是,他看到她的脸,带着一种淡然的倔强,安静得像一汪波澜不惊的湖水,仿佛不受世间的任何打扰。这样的女子总是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于是他走上前对她说,你长得很像我第一个女朋友。

       她轻轻地吹落手指上的烟灰,嫣然一笑说,你长得很像我第二个男朋友。
      周围的人起哄。那正好,你们一对璧人。
      她不言,只是淡淡的笑。不屑一顾的笑容。低下头,狠狠地吸一口烟。
      他发现她抽烟很凶。整个晚上,她很少说话,只是沉默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他看到她低垂眼角下的心事。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男子,身边亦有众多花蝶缠绕,但不知为何,这个陌生的女孩,会让他突然心生疼痛。
      许都是有阴影的人吧。同类人之间不需要有太多的沟通,却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把彼此辨认出来。
      他看到她眼睛里的荒凉,浮游于俗世之上,一种注定要粉身碎骨的灭亡。
      他和她聊天。他惊讶于她的学识和精明。他说,以你的聪明找一份很好的工作应该不难,为何选择了这行?
      她的眼珠动了动。是命运吧。有时候,人是不能与命抗争的。说这话的时候,她依然是波澜不惊,淡漠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他感觉她就像是海洛因,明明写着我有毒,却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沉迷。
      他没有再说话。
      点一支啤酒,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看着舞池里扭动着的人群,他面无表情。冰冷的啤酒从食道一直凉到胃里,他轻声的呻吟。然后,随着眩目的灯光,脚轻轻的打着拍子……
      吧台上,他的背影像是一尊石像。
      
      离开的时候,她送他出酒吧的门,他突然转过身抓住她握着门把的手。跟我走吧。他看着她涂着凄艳口红的嘴唇,像一个鲜血淋漓的伤口。
      她还是那样的笑。我三点下班,你可以去车子里等我。
      
      他在如水的音乐中静静地等待她,感觉自己仿佛再一次回到了纯真的少年时代。第一次爱过的女孩。寒冷的冬夜,他在等待中耗尽自己的最后一点爱情。女孩始终没有出现。没有眼泪,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干涸的鱼。
      他突然感到害怕。害怕那种等待的孤独,好像被整个世界遗忘。
      三点十五分。外面下起了大雨。他摇下车窗,雨水吹落在他苍白的脸上,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他轻轻地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看到她的脸。
      
      做爱是什么感觉?
      他说,温暖。两个人相拥逐流,总比一个人溺水的好。
      她咯咯地笑起来。你是一个孤独的男人。
      他俯下头,狠很地亲吻她的嘴唇。她的嘴里流出血腥的气味。两俱寒冷的身体始终无法结合。他在黑暗中把她蹂躏成扭曲的姿势,他想让她疼痛。可是这个淡漠的女人,只是那样的笑。他在筋疲力尽中败下阵来,泪水终于象决了堤的河岸,汹涌而出。他用手指紧紧地包裹住自己。
      她微笑着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放进自己的手心里。他突然感到无以名状的羞耻。他对她摆摆手。你走吧。
      她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涟漪。
      她象一只温顺的小猫,他不明白她为何会一直这么安静。他说,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吗?
      她说,再深刻的痛苦,当它逝去的时候都只会留下一场落寞,而不是痛彻心扉。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能留个电话吗?
      她露出婴儿般无邪的笑容。我会一直在酒吧里,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没有再去找她。投身欢场的男子,大多心已麻木。一觉醒来,他早已忘记她的脸。
      在白天,他是一个正常生活里的男人。保险公司的经理。笔挺的西装,英俊的面容,看不出任何的伤口,没有胆怯,亦没有脆弱。但,那只是他的外壳,他阴郁孤独的灵魂躲藏在里面,小心翼翼地爬行。
      孤独是琐碎的东西,只要一个触点,就可以轻易地点燃他心底的荒芜。
      沉醉晚风中,他感觉自己突然失去了方向,那些所谓的物质的拥有,都烟雾般散尽。很多的女人,面容妩媚,身材妖娆,他与她们吃饭,跳舞,看电影,做爱。但深夜回家,却始终只有一个人。他从不带女人回家或在外留宿。因为不爱,所以分得很清楚。
      某一个时刻,他不再是人人敬仰的成功商人,也不是女人倾心爱慕的白马王子。他只是一个没有人去在意的男人。
      坐在吧台边,他的眼泪轻轻地滴在酒杯里。
      
      缘分叵测,我们无从得知下一刻将会发生一些什么。
      当他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他突然认出了她。他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她的脸已不再平静,是风尘的沧桑,一直带着模糊的笑容。
      他看到她在舞池里放纵的身影,像一只猫,发出凄厉的尖叫声。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狠狠地拧了一把,瑟瑟的疼。
      她总是可以轻易地让他心痛。
      他走过去,将她拉出舞池。她一边大口地抽着香烟,一边醉眼朦胧地问他是谁。
      他拉着她的手,说,不要管我是谁,你只要跟我走。
      熟悉的笑容。她说,好啊。
      
      她再一次尾随他而去。一路上,他不发一言,她也沉默。他把车窗打开,让清冷的风吹进来。她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着了。
      醒来时,车子停在郊区的一个广场上。她转过脸,看见他正在默默抽烟。他穿着黑色的风衣,脸上有泪,眼睛里却有笑容。这一刻,他看过去平静如水。
      他说,我给你念一首诗吧。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他的声音轻轻的,似乎不忍打破幻觉。
      他说,你知道吗?这是我给第一个深爱的女孩朗诵过的诗歌,也是唯一一次,我以为我早已忘记了,没想到还是能熟练地背诵下来。
      他低下头去,讪讪地笑。想要忘记一个人真的那么难吗?
      她说,忘记从来不会只源于分离。忘记一个人是用眼泪堆积起来的,需要用很多很多的心痛,才能去交换一场面对人走茶凉的坦然。
      她看着他。他的脸已经冻得发紫。她轻轻抚摸他的脸颊。你也许只是需要一点温暖。走吧,时间比金钱更珍贵。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的最后一个男人,明天我就要离开。
      
      回去的时候,他把车子开的飞快。手指因为过分用力,无法控制的痉挛着。
      她握住他的手,你疯了吗?这样很危险。
      他说,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多想就这样开下去,一直开到天荒地老,可是生命总有停下来的时候。
      她说,天荒地老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时停下来,都是我们的尽头。
      
      他把她带回家里。第一次,他把一个女人带回家。可是,他没有和她做爱。
      他说,不知道为何,面对你,我没有任何欲望。
      他把脸埋进她的双腿间,像一个卧在母亲子宫里的孩子,贪婪地吸取那片刻的安宁。这一刻,卸掉强大的外壳,他只是一个筋疲力尽的男人,不堪一击。
      她看到他精神里面的脆弱,可是她不会为他做任何事情。她只是静默。
      他终于明白对她那种莫名的迷恋自何而来。原来,在骨子里,他们都是淡漠到只剩下静默的人。不相信任何人,想忘记所有往事,丧失爱人的能力。灵魂的苍老已经无法用时间来计算。
      某一刻,他们感觉到彼此的疼痛,只是,两颗太过安静的心,早已丧失掉一切言语。任何的话语都是多余。
      这一刻,他们沉默地拥抱在一起。没有未来。他们都知道。
      天荒地老,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看到时光轻轻地坠落在里面。
      闭上眼睛,幻影重生。
        
      次日,日光倾城。
      他醒来,看到她的身影,恍如隔世。
      她在厨房里,探出身子问他想吃什么。他说,随便。
      她从冰箱里拿出两只鸡蛋。我只会做蛋炒饭。她对他微弱地笑。脸上没有任何的化妆,腰上系着一个大大的围裙。这一刻,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居家的小妇人。
      他从来不知道,家里有一个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许,他是应该结婚了,也许,有了孩子会冲淡寂寞。他摸了摸一夜之间长出的细小胡渣,轻轻地笑。
      
      她在厨房里叫他。
      她说,你看这个鸡蛋上有血迹。她的手里拿着一只带血的鸡蛋,神情略有些慌张。
      他笑。傻瓜,这是一颗处女蛋。
      她没有再说话,小心翼翼地捧着那颗蛋,眼泪在瞬间流淌下来。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流泪。他知道,她是真的心伤了。这个面对男人只想上床,面对爱情只有淡漠的女人,终于在看到一颗处女蛋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堕落的有多重。
      再肮脏的灵魂,都会有如孩童般纯洁的时刻。
      他看到她眼泪背后的悔恨。所有的往事,像万花筒一样支离破碎地照耀着。她无从逃脱。她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的脆弱崩溃。
      她走到窗边,透过蒙蒙细雨,静静的看着这座城市。她说,你知道吗?我曾经发疯地想留在这个城市里。18岁,不顾家人反对,一个人双手空空地来到这里。没有学历,只能在酒吧里跳艳舞,被一个老板看中,和他同居了两年,分手的时候,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大房子,开始吸毒,很快挥霍一空,再次堕入风尘。她用简洁的语言轻描淡写地勾勒自己的过去。
      命运像一个圆。她说。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停留多久,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会留下怎样的回忆……没有目标,没有终点,我只是想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一直走到自己筋疲力尽为止。
      现在呢?他问。
      人到了一定的时候,人生观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她说。我并不是后悔自己曾经的决定。只是,我已经老了。时间,让我的内心失去那么多美好的期盼,无声地在黑暗的气色中颓靡下去。有时候,独自在街道上行走,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欢笑着的脸孔,都不属于我。突然明白,原来一直以来,我只是一个过客,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再怎样的热闹,再怎样的繁华,只是越发衬托我的形单影只,一瞬间,在人群中,我默然抬起头,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于是,我知道,是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想过要嫁一个人吗?
      年轻的时候,心气浮,以为爱情是一场游戏,玩伴可以似衣服换来换去。筋疲力尽的时候,再没有余力去张狂,也终于在无数次的眷恋与内心独白的缱绻之后明白,爱情,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她又开始笑起来。
      他靠在窗边点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静静的眯上眼,费力地思考。许久他开口,过去的一切就让他这样过去吧,从今开始,你要学会认识陌生的人,做陌生的事,过陌生的生活。你可以不用离开,你可以考虑嫁给我。
      他看着她。我们可以在一起,逃避生命的空虚和寒冷。
      她也看着他。他的眼角已经开始有了淡淡的皱纹。她说,你老了,那是因为你已经没有了信仰。可惜的是我也没有了信仰。我们不是彼此的救赎。
      是孽缘也好。他说。我只想再年轻一次。
      她说,也许你明天就不会再这样认为了,不要轻易对一个女人许下诺言,请你。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勾起唇笑,女人太聪明了不好。
      她也笑,我只是听了太多男人的诺言,所以心空了。
      他们相视而笑。
      有些人因为太理智,所以,只能势均力敌。
      所以,离开,只能是唯一的结局。
      所以,生活要继续,地球一样要转,太阳一样要发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停顿,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永恒。
      所以,如果曾经拥有,已经足够。
        
      他一直留在这个北方的城市里。古老的城市,散发着默默的温情。
      他开始学会一个人在走道上手插口袋漫步徜徉,没有目标,没有终点,只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并且学会在这种只属于一个人的时间里,独自思考着解开一些问题,无论结论是对是错,都已经不再重要。
      他看着那些热闹的人群,和人群中偶尔闪过的陌生面孔。嘴角,轻轻上扬着一丝微笑。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好长。
      夜晚,他去参加一场聚会,喝很多酒,却一直没有醉倒。眯着一双眼睛看这个世界,光怪而陆离。
      独自去洗脸台,他泼了点冷水在脸上,然后看着镜子一个人傻笑。
      回到家,他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无法入睡,脑子里想着莫名其妙的问题。黑暗犹如一张巨大的网把他罩住。厚厚的棉被里,他突然感觉好冷,从枕头下掏出手机,却发现不知道该打给谁,于是,又无奈的塞回枕头中。
      他把头缩进被子里,轻轻的抱住自己的膝盖,像一个孩子把自己抱紧,那么,就不会冷了吧。
      梦里看到她的离开,他哭泣着从梦里醒来,看着空荡的房间,他静静的走到洗脸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而憔悴的脸,一瞬间泪流满面……
      清晨起床,家中空无一人,他给自己泡了一杯牛奶,呵着暖暖的热气坐在阳台上的沙发里,随手翻开着旁边厚厚的书籍。冬日的阳光懒散而温暖的照在他身上,周围寂静而安详,不知不觉中,他再次睡着,轻声打着呼噜,如同一只懒猫。
      ……
      也许,那个淡漠的女子,始终不会知道,在这个北方的城市里,一直生活着一个同她一样,寂寞的男人。 

 相关文章
 调一杯快乐的鸡尾酒    1832 次 2012/1/6
 书信时代    3440 次 2010/7/19
 我上中央电视台了    2684 次 2010/2/21
 凋零的秋菊也相思    2234 次 2012/12/7
 美造访的时候    1753 次 2012/1/6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