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络 连 接 世 界

会员管理
 带雨的云 558
 王风 372
 作协推荐 307
 运河散人 263
 零度 261
 古月重升 210
 郑永涛 173
 张天珍 169
 轻舞飞扬 154
 孙新坤 154
  •  第二种忠诚(中篇小说...
  •  第十二章 山神土地...
  •  第十一章 除魔告城隍
  •  第十章 都城隍判官互...
  •  第九章 化梦点才子...
  •  第八章 化梦点才子(...
  •  第七章 遇仇人禅定...
  •  第六章 与地藏菩萨对...
  •  第五章 悟德收妖僧
  •  第四章 乱法坛悟德羞...
  •  楼梯寄情
  •  她说什么了
  •  吴稚晖何许人也
  •  《爱,能勿劳乎?忠,...
  •  枫叶的招摇
  •  自在杨花
  •  “地坛”的魅力
  •  田间小路
  •  人散茶已凉
  •  发自病榻的心语
  •  浅伤
  •  溱沁
  •  孤煞
  •  梦魇
  •  奈何
  •  道
  •  淡然
  •  天道
  •  超脱
  •  英雄决
    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文学 >> 心情故事 >> 我的老师我的姨
  • 我的老师我的姨
  • 来源:原创 作者: 周鑫 日期:2013/9/13 阅读:2300 次 【 】 B级授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夜幕低垂,渐渐笼罩了天地间的一切事物,尽管蛙声虫声响成一片,四野里仍然无可救药地陷入无边无际的静谧,她拎着装满衣物的塑料小桶走在前面,我打着手电筒,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她总是要等到天黑之后,才肯到溪边去,大概是因为白天人多,她怕吵。

        每次,她都要叫上我作伴,兴许也是为了壮壮胆,或许女人大多怕黑,多年后我有了这样的认识。但那时,我只想,我得保护她,黑夜里或许总有些可怕的东西,我自己也是非常害怕的,可我不能怕,我得保护她。

      月色如丝如练,清辉淡淡,给山川大地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清清浅浅的溪水涓涓流淌着,我看见水里有一个亮晶晶的月亮在不停的晃荡,水底下,静静地躺着许多光滑圆润的卵石。我的老师我的姨站在小溪里,站在淡淡的月色里,裤腿高高卷起,弯下腰,刚刚洗过的长发便如瀑布般低垂在水面上,月色在她身上洒下一层淡淡的光华,使她看起来恍若童话中的仙女,我想那时的月色真好,如此浪漫又如此神秘,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陶醉于不着边际的遐想。许多年过去了。那时的月色。如诗如画般,依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那个时候,她大概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就分到我们镇上的小学。那一天,在外面玩得一身泥一身汗的我蹦蹦跳跳地跑回家里,却意外地发现我们家里多了一位客人。依稀想起她那时候的模样,梳着两跟小辫儿,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隐约透着几分顽皮,看起来俨然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的样子。母亲让我叫她姨,随即又叮嘱道,在课堂上,可是要叫老师的。她便对我很友好很随意的笑了笑,脸上立即陷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来,我惊讶于她的美丽,脑子有点懵,很显然,她的形象跟我想象中的老师的模样相去太远。

        那一年我正好七岁,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就这样,她,成了我进入学校的第一个老师。

        我们大家当然都很乐意于有这样的一位老师,她其实就是全班几十个孩子心中共同的偶像,她的年轻,她的美丽,她的开朗,她那温暖的没有一丝杂色的笑容,她讲课时生动的表情,她的亲切而悦耳的声音,她的会说话的眼睛。她的一切……都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当然我更乐意于亲亲热热的叫她一声姨,这可是我的特权,也是我的骄傲,我必须让别的小朋友们也明白这一点,于是,就在开学的第一堂课上,我左一声姨右一声姨的叫得格外欢畅,而她终于板起脸来,象一个真正的老师那样纠正我对她称呼的错误,虽然,她故意做出生气了的样子,抿着嘴唇,噔大了黑亮的眼睛,很努力地收敛着脸上的笑容,可我还是一点儿也不怕她,她生气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可怕。但我还是很愿意乖乖地听她的话,我必须这样做,必须比别的小朋友更乖,更出色,因为她是我的老师,因为她是我的姨,我一个人的姨。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说简单一点吧,在你的生命之中,可能会遇到那么一些人,几乎都不需要任何刻意的交流与沟通,几乎就在你看到她的第一眼,你就可以完全地向她敞开心扉,你就相信这是个完全可以信任可以亲近的人。那种感觉浑然天成,且毫无来由。虽然我那个时候大概还什么也不懂,但现在看来,在我的心里,她其实就是我的一个亲人。

        我看见她在阳光里,远远地向我走来,在我们眼神相撞的时候,我笑了,她也笑了。那是一种心领神会般的笑,就好像完全洞察了对方所有的秘密,并由此而达成了深刻的理解。那是一份难得的默契。我们之间独有的默契。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样的笑容,曾经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亲切,那么温润熨帖的抚摸着我的心。

        她很喜欢唱歌,她教会我们许多音乐课本上没有的歌曲,大概是那个时候的流行歌曲吧,我还记得其中的一首是这样唱的,鸽子啊!在蓝天上翱翔,带去我殷切的希望。她的声音那么的动听,清脆,婉转,她唱的那么的动情,那么的投入,我们都听得如痴如醉,下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却没有一个同学动一下腿,伸一伸手,教室里依然安静得你都不敢用力的呼吸,只有她的歌声,就象那歌里唱到的鸽子一样,扑腾腾的升起,盘旋在教室的顶上,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她也教我们跳舞,我记得有一年的六一,学校里要搞文艺汇演,所有的节目都是她一个人编排的,其中有一个舞蹈,表现在草原上纵马奔驰的牧童,动作豪放夸张,富于想象。这是个很不错的角色,她想让我来演,可是我扭扭捏捏的,觉得很害羞,就当了逃兵,她只好换了别人,演出的时候我去看了,这个舞蹈节目效果很不错。我就难免有点失落。过后,她总说我不够大方,我也暗恨自己的不争气。

        有好几年的时间里,大概是从小学一到四年级的这个阶段,她一直是很喜欢我的,我能感觉得到,从她看我的眼神里,从她给我的笑容里,从她跟我说话的口吻里。有时候,那把我带到她那间小小的单身宿舍里,在那里,我通常会得到一些平常不轻易得到的东西,比如一些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包装得很精美味道也很特别的糖果,比如用油炸的酥脆的小鱼,比如一块带着很好闻的香味的橡皮,如此等等。她也带我到她自己的家,她们家住在县城里,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电视,也第一次听到了那种能从卡带上唱出声音来的录音机。从我们小镇到县城之间,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第一次乘坐汽车,感觉特兴奋,我不断地把头伸出窗外,看这看那的,她一次次伸出手来,把我的脑袋给拉回去,她说,这很危险。

        那时的日子,真的是单纯而快乐,童年,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人一生中真正的黄金时代。

        我还以为生活就应该一直是这样的,我还以为人间就应该时时处处充满着温暖和爱,我似乎也从来也没有担心过,这样美丽的日子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慢慢改变。可是生活对我板起了脸孔,告诉我说:你错了。

        我实在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是我变了?还是她变了?又或者我们都变了。当然的,我一天天地长大了,是不是小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呢?她也变了,真的,这一切逃不过我的眼睛。在她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那种黑气,一种她从前没有的,那种大人们脸上特有的黑气,她的眼睛也不再那么明亮了,好象蒙上了一点灰,她的笑容也不那么明朗不那么灿烂了,跟人说话的时候带着拘谨和小心,她的一切变化,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可我总觉得,我能了解她,甚至于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她。可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去问她,也许这是自然而然的事,也是谁也没法改变没法阻止的事。

        我还知道她已经开始谈恋爱了,每到周末的时候总有个男的跑来找她,听说是从县城里跑来的,有几次我看见他们在操场上打羽毛球,气喘吁吁的跑来跑去,又有几次我看见他们在河边散步,在夕阳的余辉里牵手,喁喁的低语。有一段时间我心里非常的悲愤,我很怀疑是不是这个男人夺走了她对我的爱。可是仔细想想,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我想我真的是有一点忧郁了,我去问我的母亲,母亲斥责了我,她说你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个干什么,把你自己的书念好不就得了,我那时大概已经知道,大人们之间流行一种叫做矛盾的东西,我不知道大人们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矛盾,我的老师已经很久没到家里来坐坐了,要在以前,家里面一天见不到老师的身影,母亲就会问我,可是现在……。我想不通,我的心里一片冰凉,我想我真的是有一点忧郁了,可是没有人能明白我的心。

        后来,又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记得是我跟我的一个同学之间发生了矛盾,具体的原因是不记得了,只是当时矛盾被激化了,两个人都握着拳头怒目相象,对峙良久,形势十分紧张,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打架,我的心里无限惶恐,我是个胆小的没有侵略性的孩子,可是看看周围,有许多比我大的孩子在一旁煽风点火,那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喜欢看热闹的人。为了保住自尊,我只能硬着头皮苦苦支撑,就在差不多快要动起手来的时候,她来了,我的老师我的姨来了,她是我的救星啊,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她,我的心理防线就稀里哗啦一下子全垮了,心里的委屈往上一冲,眼泪就出来了。但我没想到她没表现出一丁点儿对我的同情。别哭,哭什么,还象个男子汉吗?我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对我发火,说这样严厉的话,我又羞愧又是愤懑感觉特委屈,我想她凭什么这么对我啊,还不是因为大人们之间的矛盾么,这样一想,我就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是伤透了,我甚至已经开始有一点点恨她了。然而这就是我的老师我的姨,她留给我的最后的印象。

        不久之后,我转到县城里去上学,之后就不常见到她了,再后来,又听说她结了婚,成了军嫂,然后就跟着她先生到某边防部队去了。

        我的老师我的姨,从我的生活中,甚至从我的记忆里,一点点的褪色,一点点的淡去。

        生活毕竟是忙碌的,总有许多非常现实非常具体的问题不断的纠缠着我们的每一天,让你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回味,去思量从前,那些个人,那些个事,一切便都恍若云烟,又像梦一样,游离于真实与虚幻之间。

        许多年之后的某一天,其实就在前不久,当我走在县城的街道上,当我为了自己的日子而劳碌奔波的时候,我却无意间地见到了一个依稀熟悉的身影,是她,真的是她啊,虽然她变了,变得跟我记忆中的那个她一点也对不上号了,真正岁月如刀啊,你能从这么一个赢弱疲惫满面风霜的中年妇女身上找到她当年的风采吗?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低头想想,二十多年过去了,不过弹指一挥间。

        她就从我身边不远处一步步走过,穿一件中老年妇女的常穿的那种花布衬衫,脸上长满了褐斑,眼怔怔的望着前方,步履拖沓沉重,满怀心事的样子,差点忍不住要出声叫她,可到了嘴边,不知怎么又咽下去了,她认出我来了吗?我不知道,她从我身边走过,一步一步的走远,我不住的回过头去,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个曾被我视为生命中最亲近的人,与我淡淡地插肩而过,像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步步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的眼睛有些酸胀了,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了,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为什么不能站在她面前,恭恭敬敬地叫她一声老师,叫她一声姨,我恨自己,变成了一个遇事顾虑重重,瞻前顾后的人。岁月无情,生活无情,改变了我的老师也改变了我。

      一切或许都早已面目全非。只是,终究忘不了那时的月色,忘不了金色的童年,忘不了那如溪水一般澄澈透明的岁月,忘不了生命中那些曾经给过你最真挚最无私的爱的人们。而我,在这一刻,却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一声,请您走好,我的老师,请您走好,我的姨。

 相关文章
 我在北大游学的日子    7594 次 2011/3/15
 放飞心中的白鸽    2915 次 2008/11/19
 大一男生背着妈妈上大学    2541 次 2008/1/23
 长行路    2041 次 2014/2/16
 原来爱也可以这样云淡风清    2700 次 2008/5/27
 
  • 网址:http://www.chinanwa.com 电子邮箱: 1009068986@qq.com
  • 版权所有:  中国网络作家协会 『 中网协 』
  • Copyright ◎ 2003-2020 www.chinanw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9743号-5